圣宗喀巴大师及门弟子岷州曲杰·班丹扎释,有一次赴卫地时,由拉加渡口乘船渡黄河,刚要到达彼岸之际,来了一位60多岁的苯教老者,从很远的地方就顶礼朝拜,并进行巡绕之礼。一位随从问道:“我们是佛教僧侣,你一身苯教服装,为什么这样做?”回答道:“我是苯教的一位仙人,在玛卿雪山峰顶之下已经修持9年,目前在一座石洞里居住。几天之前玛卿山神被随从簇拥着蔽空而来,准备迎接您们。目下山神正在这里奉茶行巡礼,这位喇嘛肯定是一位利济众生的贤哲,想谒见请求摩顶,结法缘,除此而外,别无他求。”一连三天,每天巡礼、送行,并对随从人们说道:“对这位喇嘛,切不可抱平凡之心,要发对佛陀之想,使其喜悦。”说完,径直返回他自己的处所去了。像这样的佛教和苯教的成就者、瑜伽师在这个地区曾出现过许许多多。

       在佛教前弘期之时,从马尔康南部果洛地方,来了一个珠氏官人的部落,其后裔数代都住在古科隆谷,后来出现了珠拉嘉官人部落。他的儿子名叫阿本,他曾向噶妥寺的喇嘛和数位苯教师学法,成为修持佛、苯两教教法的严厉咒师。他因和地方官岭土司发生了矛盾,离开原来的地方到多饶多格隆谷地区的玛莫至多地方扎帐游牧。

       那个时候,上玛绕地区属于年则官人,中玛绕地区属于卡热官人,下玛绕地区属于萨勒官人。卡热属民玛察氏家庭中出的称为玛察教祖喇捷的许多喇嘛、官民人等皆畏忌阿本的咒力。阿本和三部落发生争战,年则官人浪钦本被杀死,于是年则、卡热、萨勒三部都向他投降。阿本连同部落来到奥措湖边。

       阿本有3个儿子,长子名叫本嘉卜、次子名叫本格、幼子名叫本雅。长子和次子各自另外成家立业,幼子守祖业,他的后裔遂发展成为果洛三部,热多以上都是他的属民。有歌谣唱道:“果洛阿本犹如潴聚的大海,一些藏民如像海边的蜜峰。”

       阿本到玉泽山朝拜时,在谷口息伍措湖打尖吃茶。他入睡后,梦见天上和地面布满了军队,被“捉到厉神之子了”的呼喊声惊醒。当即看到一只鸟噙着一条蛇,于是他一边投掷帽子,一边呼喊,这只鸟一惊之下,将蛇弃于地上,蛇便跳入了湖中。他知道这是一种吉祥之兆,便住宿在这里。夜晚在梦境里,看见从湖里出来了一位美女,她说道:“因为你救了我儿子的命,要将你带到父亲年波玉泽的面前去。他的面前,有一条花毯子、一只拐杖和一条狗,请你索要这3件东西。”说罢,便带他走去。在一座水晶宫里有一位头缠绫巾,长须浓眉,身着蓝缎袍的人端坐在宝座之上,面带笑容地问阿本需要什么?回答说需要这3件东西,于是便被赐予。后来知道这是赐给小姐额珠的预兆。

       阿本回到自己家里的时候,又梦到年波玉泽说:“在奥措湖里,有黑白两只牦牛相斗,你把那只黑色的牦牛杀掉,我给你一个儿媳妇。”有一次果真发生这样的事情,他就用箭射死了黑牦牛。当天夜里,又梦到玉泽说:“明天你的帐幕被浓雾笼罩雷霆轰鸣之时,你仔细观察,若看见来了一只绿鬃丰满的白狮子时,即用彩箭接触她,那是我的大女儿。”次日由于厉神作祟,虽然挥动了彩箭,但是未能接触到,狮了逃走了。当天夜晚又梦到:“明天要来一只碧鬃俊美的苍龙,用彩箭接触她。”次日仍然未能触及到苍龙。当夜又梦到:“明天去湖泊源头石岩下,煨上桑,以后会来一条蛇,挥舞彩箭接触她。”次日照办后,把厉神之女接到手,给儿子成了家,命名为年摩额珠。同时一头海牛化作牦牛,拿来饲养,逐步繁殖,发展成为富翁。为了消除大儿子死去的障业,阿本书写、供奉《大般若经》,年摩额珠即生育了一个儿子,取名为本嘉卜。后来又生了儿子,取名帕塔尔。

       阿本在97岁时,一天唱道:“玛卿救主和观世音菩萨,是我不可分离无二之本尊,今天我要到他们的座前去,愿子子孙孙和属民们得安乐!”唱毕后逝世。 

作者:才旺瑙乳编辑:喜热布